马嘉祺高考失利,时代峰峻再现“养成危机”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2544307”,是近日出现在各大论坛的一串“神秘代码”。

根据网传消息,这是时代峰峻旗下时代少年团队长马嘉祺今年的高考成绩,即数学25分,英语44分,总成绩307分。

马嘉祺所属的时代少年团,是当下偶像市场炙手可热的“流量宠儿”。上月初,时代少年团官博刚刚发布喜报,宣布其首张实体专辑预售119小时销售额突破1亿元——团体的流量和可见一斑。

6月26日凌晨,马嘉祺发布微博公布此事,并对父母和粉丝表达了抱歉。随着词条#马嘉祺 我没有达到文化课分数线#登上热搜,上述分数也在网络广泛流传。

截至发稿,马嘉祺方并未就此成绩真实性作出回应。但可以确定的是,作为明星考生,马嘉祺今年的文化课成绩确实没有过线(分数线为337分)。

马嘉祺微博声明

有网友发现,时代峰峻曾经公开过《台风蜕变之战》的收入,有30万元用于马嘉祺的个性化培训课程(含艺考课程)。这种高额投入与当下的成果并不匹配,再度引发网友讨论。

时代峰峻于6月27日晚发布了一则声明回应,表示并未用粉丝集资的30万元进行文化课补习,并声称公司一直坚持着艺人不辍学的原则,旗下从TFBOYS到团内其他成员的成绩都是不错的。

声明内容引起了饭圈“众怒”,马嘉祺后援会率先发微博“反击”,称公司的声明是“反捅他一刀”,并列举了过去为马嘉祺做出的努力。其中列举出了在2019年7月开始的出道战中,粉丝曾经“艰辛拼凑700万元”,送他以第一名的成绩在时代少年团出道。

目前该微博已删除

时代峰峻对此反应迅速,6月28日发布声明强调时代峰峻及旗下艺人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粉丝集资,“时代峰峻非法集资”等言论并不属实。

这场风波看似到此结束,马嘉祺高考失利事件的余震,可能还未平息。

“学霸”人设的反噬

马嘉祺高考失利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最主要的因素之一,是这个成绩与他过去展露在公众面前的形象相差甚远。

马嘉祺过去经常被拍到在工作间隙看书、复习的照片。物料里他坐在床上看书,被粉丝扒出在看《人类简史》。马嘉祺也曾亲自在微博上给粉丝分享过自己背单词的方法,#找个学霸马嘉祺当偶像# #陪马嘉祺背单词#都是当时的话题词条,粉丝纷纷效仿,并且考出了不错的成绩,只是目前看来这个方法并未在本人身上奏效。

马嘉祺式背单词法在网络流传

直至高考前夕,热搜上还频频出现#马嘉祺进考场前和老师击掌##马嘉祺高考结束状态#等词条,粉丝甚至提前在微博上庆祝他即将成为中戏新生。

在本人和粉丝共同营造出的印象中,马嘉祺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也正是因为过往的“学霸”“精英”标签的根深蒂固,高考失利后,马嘉祺才会被嘲讽得过于厉害。

除去马嘉祺,同届艺考排行中戏第三的姚景元,文化课成绩也未过线,时代峰峻旗下三团成员的中考成绩也并不理想。

TFBOYS凯、王源、易烊千玺分别考上了北电、伯克利、中戏的履历,往往被作为时代峰峻重视旗下艺人教育的佐证。这次的集体滑铁卢,让一直标榜旗下艺人会好好接受教育的时代峰峻难以招架,饭圈内部也出现了不少“消费降级”的言论。

进一步助推马嘉祺此次失利走向风口浪尖的,是时代少年团粉丝内部的“博弈”。作为当前内娱偶像业界的头部团体,时代少年团从艺考成绩公布之初就在饭圈受到“万众瞩目”。

同期参加高考的养成系偶像,包括时代少年团成员马嘉祺、丁、源和同公司的前队友姚景元。艺考结束后,马嘉祺和姚景分别位列中戏表演系第六和第三名,文化课如无意外几乎稳操胜券。而丁程鑫和张真源名次较为靠后,在艺考成绩公布时,在各大论坛遭到对比“群嘲”。

对于爱豆成绩的攀比和争吵,在养成系饭圈屡见不鲜。时代少年团的前辈TFBOYS,粉丝就出现过类似的战局,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高考成绩,几乎每年6月都会被翻出来作为饭圈“博弈”的工具。

粉丝对于偶像的要求,正在逐渐多元化。他们不再单纯地追求偶像的颜值或者业务水平,更希望对方能够保持尽量完美的形象。这种要求上的拔高,在一定程度上能适当督促内娱偶像的提高自身的文化水平。

但另一方面,粉丝对于偶像文化水平的看重,也让“万物皆可比”的饭圈,将偶像的成绩纳入了攀比的标准之中。艺人的高考成绩也从个人隐私,变成了一项“实绩比拼”。

养成系”的两面

马嘉祺的高考失利造成如此剧烈的饭圈动荡,除了粉丝对于偶像要求的进阶、来自饭圈内部的撕扯以外,还有时代峰峻“养成”模式下的隐忧。

与传统的韩国练习生体系不同的是,时代峰峻的练习生们最初亮相时,往往都是年纪很小、几乎没有接受过歌舞训练的素人。

年纪小、被保护在公司内部的生长环境,让粉丝愿意相信他们天真可爱、涉世未深,况且目前时代峰峻旗下艺人很少传出轰动性的恋情绯闻,唯一“爆雷”的陈玺达早已“下楼”解约。

时代峰峻负责人在去年接受《博客天下》采访时,也明确提到了选拔练习生的规则中包括“绝不早恋私联”。去年“偶像塌房”频出时,时代峰峻艺人的这种特质显得尤为可贵,粉丝们打出“十八楼收留心碎秀粉”的旗号,进一步扩充了饭圈规模。

在练习生们的成长过程中,公司在对其进行训练的同时,会不断放出物料,对粉丝汇报。时代峰峻在B站认证的账号“TF家族”,在2014年发布第一支视频物料《男生学院自习室》开始,而截至发稿前,TF家族这个账号的投稿数量达到845个。

去年疫情期间大多数国内团体偶像难以聚齐的情况下,时代少年团把握了全员聚集在重庆的地理优势,保持稳定的更新频率释出了大量团体物料,有效吸引了不少粉丝“上楼”。

通过这些物料,粉丝能够注视着爱豆的成长,看着他们从“一张白纸”变为闪闪发光的大明星。这是“养成系”所强调的“陪伴感”,让粉丝与爱豆之间拉扯出细腻的情感联结,从而造就粘性极高的粉丝群体。

即使这些练习生在出道初期名气完全困于粉丝内部,在饭圈被称为“闭关锁楼”,粉丝们也能够倾注满腔热情投入进这条养成之路。更何况比起国内的其他走养成系模式的偶像公司,时代峰峻的一大优势是,他们已经推出过成功的案例,即TFBOYS。

毒眸往期文章曾经梳理过TFBOYS的成名:2014年3月TFBOYS发行单曲《魔法城堡》,通过粉丝的投票打败了当时风头正盛的韩流组合EXO,拿下了第二届音悦V榜年度 “内地最具人气歌手”,一个月后,TFBOYS全员登上了国民综艺《快乐大本营》,成为他们走向全国观众的重点节点。

这种“横空出世”姿态背后的本质,是粉丝经济的强大力量。时代峰峻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这样回应过:“粉丝基本盘增大了,数据起来了,外部资源自然就会找过来了,这是水到渠成。”

而时代少年团似乎也能够复刻这一模式。2020年1月时代少年团首次拍摄芭莎男士电子刊封面,销量一举突破400万,仅次于当时的顶流博君一肖和蔡徐坤。

当饭圈汇聚到一定声量的时候,“出圈”的机会随之而来——从去年年底丁程鑫在《演员请就位2》的两张S卡,到今年春晚时代少年团全员登台、宋亚轩加入《王牌对王牌》MC阵容等等,时代少年团似乎已经到达了公司所展望过的那个“水到渠成”的未来。

但是,在到达那个万众瞩目的未来之前,爱豆们成长过程中给粉丝们的每一次“汇报”,几乎都已经被时代峰峻标好了价格。

和大多数偶像团体一样,时代峰峻也开设了官方的fanclub,并给粉丝们设置了准入门槛,即298元的年费高级会员。放在B站、微博的视频物料只是冰山一角,想要更详尽地了解爱豆的成长碎片,只有成为高级会员,才有资格购买周边、线下演出门票的资格。

时代峰峻每个月都会推出团体版和个人版的照片集(PHOTOBOOK)个人版89元,团体版168元。而时代峰峻的购买渠道经常把线下演出的门票和团体版周边绑定出售,即使粉丝只喜欢其中的一个人,也要花钱为团体版买单。

更为夸张的敛财手段出现在公司自制的打歌节目《少年ON FIRE》中。节目伊始,时代峰峻开设了“最受欢迎合作舞台”的榜单,为喜爱CP的粉丝提供了双人舞台的选择机会。投票的计量单位是fanclub的“小葵花”(1元=10朵小葵花),最终摘得榜单首位的“翔霖CP”获得了63972860朵小葵花,约639万元人民币。而现场门票则采取了“拍卖”电子写真的形式,门票随电子写真附赠,仅有100张,投入大量金钱却没有买到门票的粉丝,并不会收到退款,而是将金额持续累计,下一次节目录制时继续拍卖。

天价门票和无法退款的引起了时代少年团粉圈集体不满,纷纷打电话向工商局举报,最终门票拍卖被紧急叫停,但在截止之前,门票的最低价格已经抬到了1.6万。

时代少年团的运营模式,不仅只有传统的养成系,他们的出道路径还存在着选秀的基因。

2019年暑假,时代峰峻解散原有的台风少年团,姚景元退出,张真源、严浩翔、贺峻霖加入,开始了一场“7进5”的自制出道选秀综艺《台风蜕变之战》。马嘉祺后援会声明中提到的700万,便是投入了这场出道的打投战争。

虽然最后从“7进5”变成“7进7出”,参与的7名练习生尽数出道组成了时代少年团,但马嘉祺粉丝为自己的爱豆挣来了团体的C位,其余的练习生也严格按照选秀最后的名次进行站位。饭圈内部甚至还会因为番位顺序和资源不匹配进行争吵,比如近期排名第6的严浩翔《少年说唱企划》路透流出之后,排名第4的刘耀文粉丝就因为番位靠前却没有常驻外务资源,向时代峰峻提出了抗议。

如此看来,过高的沉没成本投入让粉丝无法简单“跑路爬墙”,养成系促成了粉丝“养娃”“鸡娃”的心态,选秀的模式也带来了更为严重的粉圈内卷和攀比。

马嘉祺高考失利带来的粉圈地震,本质来自于粉丝按部就班地走了时代峰峻传统的养成系之路后,却没有收获“成为了更优秀的人”的反馈,反而得到了“一个普通人”的结果的愤怒。

目前,TFBOYS在知名度上稳坐国内偶像行业的头把交椅,时代少年团正占据流量高位,三代团刚刚登上了6月16日的快手真心夜晚会,而根据去年8月《博客天下》的采访,四代团的练习生也已经就位。

鲜花着锦之下,时代峰峻的养成系模式也存在风险,就如同去年屡次出现“塌房”事件、导致R1SE的口碑急速下滑一样,以时代少年团为代表的时代峰峻系,也将面临“养成失败”的可能下出现的反噬。

长期的“闭关锁楼”,让长江国际十八楼几乎成为了独立在内地偶像产业以外的“楚门的世界”。粉丝们关注着爱豆的每一次成长——明面上有记录孩子们日常生活的团综、vlog,背地里有跟在保姆车后、堵在楼下的私生饭。

但就像一位友所说:“养成系生活在楚门的世界,但不是时刻有剧本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