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如何找投资】冠姓权一周年:Papi酱的明天还好吗?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笑死,打下这个问题的时刻都以为挺无事生非的。

人家Papi酱照样头部网红,左手运营Papitube孵化新人,右手演了影戏《明天会好的》,需要你硬糖君郁闷吗?

或许是需要的。Papitube在MCN机构榜的排名从22掉到26名,签约达人笼罩粉丝数3.5亿,听着挺多,但和第一梯队的差距越拉越大;《明天会好的》上映14天,票房仅3013.6万,豆瓣5.3的评分也不大鲜明。

和2015-2016年横空出世相比,2020-2021年的冠姓权事宜后,这个集仙颜于一身的女子的和流量口碑都在缩水。

去年的5月10号,也就是母亲节这天,Papi酱吐槽了下当妈的累,有女权博主转发并谈论“Papi酱生娃后变得好疲劳啊,然则孩子照样随父姓”,显然有意通过Papi酱这个网络名人、自力女性标杆来推出冠姓权问题。

但该微博并未引起太多回响,只有几十个谈论。直到大量微博营销号转发并质疑极端女权,力挺。5月11日,该事宜登上微博热搜,周全引爆。

总体来看,那时大的舆论风向是站Papi酱的:“孩子姓什么是人家的事”,由于孩子随父姓而母亲被骂?没这个原理,有违我国善良习惯。

但时间快已往一年,我们再回看“冠姓权”事宜,Papi酱的这次危急公关和产后复出真的乐成了吗?

那时硬糖君就提到,Papi酱将不得不面临一部门人的心怀芥蒂。豆瓣、知乎上频频讨论Papi酱是否存在炒作行为及其对女权运动的影响。

这意味着中文天下最活跃的娱乐用户可能会更严酷看待Papi酱日后的言行,而她们曾经可能也是Papi酱的忠适用户。埋下了这根刺,日后有一点点微弱处,就要扎出来。

现在看来,冠姓权事宜既是Papi酱在短视频人设上的一次回声反噬,也是2020年女权主义的中国式逆境。特定的网络事宜“溢出”了原本归属的“圈域”,从而具有了更普遍的社会意义。

一年前,人们忙着以Papi酱的孩子浇自己的价值块垒。一年后,Papi酱仍在逐梦演艺圈,发出明天会不会变好的自问。

《明天会好的》,焦虑已滞销

在《兄弟》的后记里写:“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气履历这样两个天壤之其余时代,一其中国人只需四十年就履历了。”只管《明天会好的》没有余华的高屋建瓴,但Papi酱饰演的萧渝简直是个焦虑销售者。

萧渝,一个27岁的北漂女生,独居有一只猫咪。心怀编剧梦,时代10次迁居,最后好像一事无成,但仍然选择再熬一年。差异于Papi酱的短视频肩负,影戏的情节都是让人笑不出来的玄色诙谐。

她和男同伙分手,对方让她点两杯饮料。结账的时刻,前男友冷冰冰的说:“你也扫一下吧。”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意,甚至没有保留体面的经济。Papi酱的角色,既是一个北漂者,也是一个北漂考察者。在地铁上看到嚼着面包哭泣的男生,她的心里独白是:“我很想告诉他,有时刻我也很想哭。”她的闺蜜以为自己的27岁不应该是这样的,Papi酱劝她一起重,闺蜜却以为来不及了。

没有北漂片狗血的通病,但《明天会好的》贩售的焦虑却仍然难以感悦耳心。首先,萧渝的职业是一个编剧,这对的大多数北漂来说是个“异类”,不具有普遍共情效应;其次,影戏以举重若轻的态度去向理北漂青年的辛酸,现实上仍然是对难题的一种想象性解决。

男主季野第一次泛起在镜头前,与萧渝睡一张床,是由于萧渝出差时遗忘了自己把屋子出租然后提前回了北京。对于这种离奇牵强的邂逅,影戏注释说:“寥寂的人身上都有某种特殊的味道,让我们在擦肩而过时认出了相互,并相互拥抱取温和。”好吧,十几年前的都市伤痛文学似乎确实是这样的。

女孩码字,梦想有一天写的故事能拍成影戏。男孩抱着吉他,哼唱着“无爱无爱,我们也学会悄悄地脱离。”最后,有人看中了萧渝的作品,季野也有了创作。他们轻飘飘地履历了的难题,然后又轻飘飘地获得了乐成。急急的了局似乎只是为了告诉观众,生涯尚有希望。

“我现在27岁了,不会开车也没有出过国,我也没有护照,用的照样九块九的唇膏。”《明天会好的》让人诟病的点正在于,它试图向人们兜销生涯的焦虑,但又在赞扬庸常的生涯和起劲,最后又给你工业糖精般的抚慰。

倒不是说正常倍速语言的Papi酱不搞笑了,而是萧渝这个角色把她给困住了。她既不能像短视频里那样放肆地抖灵巧,也不能照搬综艺里的装深沉。在骑虎难下间,最会兜销焦虑的Papi酱的焦虑“滞销”了。

冠姓权,自力人设需迭代?

Papi酱对冠姓权事宜的回应,着实尚有商讨空间。那时女权主义者的心理流动是:作为自力女性的你,就应该把冠姓权牢牢握在手中,不能廉价男性。否则,你就别标榜自己自力,不要吃这种人设的盈利和流量。

这套逻辑简直有点江洋大盗的霸气,方式也有碰瓷的嫌疑,但“优美的误会”也算是Papi酱自己造成的。加入《我家那闺女》时,Papi酱谈到自己人生的排行榜:第一位永远是自己,然后才是同伙、孩子、怙恃。

节目的花字是“自力女性人生最主要排行榜”,这些内容被搬运剪辑二次生产后,受众固然会以为这是自力女性价值分享会,只管Papi酱那时并纷歧定有强烈的捆绑意愿。

在《请托了冰箱》,她又透露自家的伉俪相处之道:伉俪双方都有赡养、陪同怙恃的义务和责任。以是每年过年时,她和老胡从不纠结,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以致于至今双方怙恃都还没见过面。

剖析她的短视频主题,也可以发现两性情绪和价值观类要远多于职场、时势热门类。“男性生计规则第一弹”、“谈恋爱就像剧本杀”、“七夕跟女生开房,先搞懂这些问题”、“及格的现代女性是什么样的”。某种水平上,女性话题本就是Papi酱短视频创作的富矿和财富密码。

在飞瓜数据、星图等海内短视频生态服务平台,对Papi酱抖音粉丝用户画像统计中,她的女性粉丝跨越了五分之三,女学生、白领和主妇是焦点群体。其中90后和00后又占了大头,正是处于修业和初入职场的懵懂阶段,对于Papi酱输出的恋爱观、家庭观、事业观有很高的认可度。

而从都会漫衍来看,北上广深四大一线都会是Papi酱粉丝的主要群集地。这些区域的生涯水平和人均收入较高,人们普遍对前卫看法接受快,容易被贯注新鲜的价值看法。

以产物头脑来看,Papi酱的冷处置显然冒犯了原本受众。在焦点粉丝群最期待她发声的时刻,她选择隐匿在风浪之后。当7个月后,她带着说唱《I’m Back》回归时,她已经在实验转型成为职场妈妈。

在吐槽了一波自己身体走样,孩子花钱让家庭开支爆表后,新手妈妈还植入了美国玩具费雪的广告视频。她绝不掩饰自己的落伍,在同事喊出“磊磊子,跟我们一起捞五条人”时,她露出了招牌懵圈震惊脸。

4月初,凤凰网《异常道》采访了Papi酱,她说:“我以为结了婚着实还好,我以为有了孩子之后是,我是真的会思索这个问题,我到底照样不是自力女性。”主持人问她思索效果,她的回覆斩钉截铁:“我固然是自力女性了。”这句话早一年说,可能不会是现在无人关注的效果。

Papitube,大网红羽翼下的小网红们

当Papi酱明确将自己界说为“自力女性”时,人们早就以为她的人设歇业了。或许就连她自己也很摇晃不定:是继续开发职场妈妈的新人设,照样捡起已经玩坏了的自力女性?

去年9月8日的澄清视频《关于几个月前网络风浪的正式说明》中,Papi酱注释那时不回应是由于刚生产两个月,没有精神。置顶视频怼杠精也是早就置顶了,并非有所示意。而在她回归后,确实对敏感话题创作有意回避。

2021年至今,Papi酱在抖音更新了14个作品,唯一破百万赞的是“被高粱饴洗脑了的我”——一个典型的抖音盛行跟风作品。14个作品中,过年系列占了4个,女性价值类1个都没有。若是在生子前就关注了Papi酱,会发现以前她的每一部作品都让人拍案称奇,生子后确实很难在看到她的延续性产出了。

但内容生产本就云云,谁人又能常年高效输出?谋划自己的MCN Papitube似乎是很好退路。2016年Papi酱爆红时,就和同砚杨铭开办了Papitube。一年后,Papitube获得了泰洋川禾的A轮投资,卖力短视频创作和自媒体服务。

Papitube很早进入短视频网红领域,然而5年已往,Papitube不只没有生长成独角兽,反而被美ONE、遥望网络、无忧传媒、古麦嘉禾等给围追切断了。

而在Papitube的签约网红中,Papi酱的3243万抖音粉丝仍是公司最多的;第二名是1690万的玲爷,第三名是1277万的爆胎草莓粥,第四名是1265万的河马君,第五名是1196万的无敌灏克。

除了王蓝莓、锅盖、网不红萌叔外,其余全是粉丝小于万万的中腰部网红。唐马鹿走女装搞笑蹊径,至今粉丝未破百万。他在Papi酱的视频里进场次数极多,有趣水平也不比Papi酱差(近期模拟易立竞),但就是无法从主号引流涨粉。

大网红培育不出新的大网红。爆胎草莓粥虽然有万万+粉丝,但其内容仍然没有找到稳固模式。一会儿和锅盖合拍去模拟漫雪,一会儿跟河马君合拍逗弄妈妈,联动来联动去自己的特色也磨没了。

Papi酱走红有一套明确的方式论,最焦点的是KOL的价值输出。而Papitube虽然在工业化生产下量文体衣,却失去了意见首脑的能力。无论是河马君照样网不红萌叔,都没有一套足够洗脑的价值观,只剩下碎片化的可笑和整蛊。

不外从Papi酱的滑落曲线来看,没有固订价值输出也是一种风险规避。若是受众只是从你身上吸收诙谐,而不是坚硬的情绪依托,那么就不会把你拉进类似冠姓权的舆论旋涡。

影戏欠悦目,也许和主演没关系。公司不繁荣,也不能怪老板不起劲。Papi酱被冠姓权拖累,也不是由于她不够自力。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可能姜逸磊都没想好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