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园投资29号】高配低开的《听姐说》,女性脱口秀半制品?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芒果掌握了流量密码,现在一切皆可‘姐姐’。”

“单立人何苦接这档综艺,尬得我抠出一座。”

“感受节目节奏逐步找到了?第二期显示照样很不错的。”

开播两周,女性脱口秀综艺《听姐说》谈论区被满屏的“尴尬”二字淹没,从平台方、相关制作团队到部门参演嘉宾都遭到质疑。直到上周第二期上线,口碑才稍有回暖。

3月尾开播的《听姐说》由芒果tv联手脱口秀厂牌单立人推出。节目约请了18位已出道女艺人从女性视角切入社会热门话题,以脱口秀的笑剧形式转达女性态度,并举行PK战,最终决出一位“最受观众follow的姐姐”。

从芒果片单来看,《听姐说》并非S级综艺,但背后阵容依旧亮眼:制片人吴梦知、何忱已有《乘风破浪的姐姐》系列的乐成做背书,《姐姐》的火爆也在影视综领域掀起热潮;卖力节目脱口秀总编剧的单立人笑剧焦点艺人小鹿,不久前则在《奇葩说》第七季中大放异彩。

强强团结,又同时踩准了姐姐、脱口秀两大风口,《听姐说》已经劈头具备了爆款之相,然而首播效果似乎事与愿违。

停止4月4日,《听姐说》已播出两期,豆瓣尚未开分,停止6日跨越400多条谈论中,打三星以下的过半。观众以为姐姐们并未如节目宣传那样提出有深度看法,反而始终围绕自身八卦、家长里短等做文章,同时还存在演出僵硬、台词不熟练等问题。

此前从“姐系综艺”中收获盈利的芒果tv,到今年的《姐姐》第二季遭遇了显著颓势,《听姐说》能否用后续内容的改观打赢翻身仗?

《听姐说》的爆款相:宝藏姐姐+豪华团队

#阚清子哭也不忘干饭#、#王子文身高159#、#沈梦辰录真正男子汉暴晒后的肤色#、#倪虹洁因怙恃避谈亵服广告而自卑#……乍看这些指向性不明的热搜,很难第一时间将它们和这档定位“通报女性态度”的《听姐说》联系起来。

4月4日中午,《听姐说》第二期进入到半命题环节。节目组给出三个半开放式选题:“成为一个玉人____”、“由于恋爱____”、“____竟是我自己”,18位参赛的姐姐自行选择分成三组,组内举行1V1对决,台下观众现场打分(通过举牌情形选择是否follow),输的一方暂时闭麦。

和第一期姐姐们令人尬出天涯的“洗白式”开场脱口秀相比,第二期开启了新赛制,话题局限也有所铺开,无论是讨论的内容照样姐姐们的演出,总算是基本到达了观众所预期的及格线。

这其中,刺猬乐队鼓手石璐对滚圈浪子的精准吐槽、沈梦辰关于“男子不会长大只会变老”的讥讽,以及倪虹洁因怙恃避谈亵服广告而自卑的话题,引发不少观众的共识和反思。有观众评价,“(节目)虽然照样绕不开人际关系的话题,然则姐姐们这次都有表达出自己的态度,很显著融入了自己的思索。”

事实上,从嘉宾设置、节目形式和开播时机来看,《听姐说》本就应该是话题综艺。

《听姐说》于3月22日启动预热。而就在一天前,头部脱口秀综艺《吐槽大会》突然延播一周,这起小概率事宜若干给同类型的《听姐说》带来了一些分流观众。加上《听姐说》官宣时正值《姐姐》第二季总决赛前夕,节目一度有望以“深度讨论女性议题”的节目定位接棒《姐姐》第二季,顺势吸引观众。

与芒果tv其他“姐系综艺”类似,《听姐说》有意识地选择了一些已出道但没大红以及近两年曝光有限的宝藏姐姐,包罗来自凤凰传奇的玲花、早期《超级女声》总冠军尚雯婕、口碑影片《人潮汹涌》的主演黄小蕾、跆拳道天下冠军心等等,嘉宾们厚实的人生阅历为节目爆梗、拔高主旨提供了合适的素材库。

节目组幕后主创设置也堪称豪华。节目制作这方,总制作人吴梦知代表作《花儿与少年》《姐姐》系列、何忱代表作有《明星大侦探》系列,总导演明艾晴有《姐姐》系列。脱口秀编剧团队这方,则是与笑果文化同出一脉(《今晚80后脱口秀》)的另一脱口秀厂牌单立人,石介甫(石老板)、周奇墨、小鹿、悟饭、六兽等均为单立人“活招牌”,在北京、上海、武汉、长沙、海口等不少都会都有线下忠实粉丝。

节目组也异常注重细节设置。例如现场会放置各行各业的卓越女性代表组成“懂姐团”,既展示女性的风貌,也有意让她们对话题、嘉宾等形成一些有用输出。《听姐说》甚至旁白也是接纳女声,有意向观众转达“100%女性含量”的节目属性

可以说,无论从内容制作照样显示形式来看,《听姐说》团队确实花了不少心思。但从现在的讨论点来看,节目首期的问题照样劝退了不少观众,后续依赖口碑力挽狂澜的压力并不小。

姐姐对脱口秀不熟,编剧对姐姐不熟

第一期播出后,《听姐说》差点“糊掉”不是没有缘故原由的。

前文提到,节目约请嘉宾的思绪与《姐姐》系列类似,但却给了观众一种“没才艺、上不了《姐姐》舞台才来加入《听姐说》”的既视感

从第一期开场显示来看,18位嘉宾,基本都不具备脱口秀基础,也就意味着观众全程需要看姐姐们“演出背稿”。

着实,观众早已对脱口秀综艺中编剧写稿、嘉宾上台演出的套路心知肚明,只是姐姐们的显示一再完蛋,若干击破了观众的预期底线

以首期为例,第一位上场的玲花主要到忘词,尚雯婕将统一句开场白背了三次,鄂靖文、阚清子等姐姐抛出的梗一再冷场,丽讲到一半情绪失控……短短83分钟一期节目泛起几十次状态,直叫屏幕前的观众尴尬到快进或退出求生——“虽然知道跨界不容易,但脱口秀欠可笑是原罪”、“不是什么人都能讲脱口秀的”。

更突出的问题来自节目议题和脱口秀文案。

例如,应采儿的“妈圈顶流”言论、阚清子的恋爱脑形象、王子文辟谣暗恋……节目在营销方面总是承袭八卦先行的思绪,对脱口秀内容自己反而没有着重宣传。最新一期的半开放式话题也仍是集中在常见的“玉人”、“恋爱”、“自己”,视野依旧狭隘,文案很难有更多施展的空间

而18位姐姐形象,在“宝妈”、“情路崎岖”、“事业不顺”几鬼话题上高度重合,蜻蜓点水般的文案显然露出了编剧团队对姐姐们领会不够,这样一来姐姐们的个性和魅力很难通过脱口秀演出通报给观众。

脱口秀类节目尺度很难掌握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作为首档女性脱口秀综艺也不破例。从脱口秀编剧团队组成来看,芒果对脱口秀内容亦有所把控,加上前段时间《吐槽大会》风浪,平台在内容审核方面似乎接纳了稳重的态度。

无法在列位姐姐的自我先容中体现“深度”,节目组只能从娱乐的角度追求拉分。为了增强爆点密度,节目将倪虹洁、莫小奇、沈梦辰、王菊等近半数的姐姐演出历程剪辑成预告片式的片断,仅保留一些可能的金句,但这样直接就导致节目节奏忽快忽慢、对列位姐姐出现篇幅纷歧,观众需要不停顺应。

观众视角之外,赞助情形也透露了投资方对节目的态度。停止第二期竣事,共泛起简醇、TATA木门、帮宝适、四家品牌赞助,涉及乳业、家居、母婴、房产四个领域,而女性向综艺中的常客美妆等尚未与《听她说》睁开相助

兴许是由于深知缺乏有用内容支持节目价值观,又缺乏相对宽裕的预算,节目组从初期的预热环节就吐露出一丝“不自信”:开播前一周才急遽预热,官方微博下方不时泛起“水军”;节目超话广场缺乏活跃粉丝;百度指数在预热期险些没有热度,播出时数据显示也对照一样平常。

若是《听姐说》在种种因素下最终只能成为一档将“女性”和“脱口秀”两大热门题材绑定的跟风之作,着实会有些令人惋惜。

停止4月5日下昼6时,芒果tv数据显示,《听姐说》最新上线的第二期有6500万+次播放,总体和《姐姐》第二季会员加更版的影响力相持平,首期上下集播放量共计1.7亿+,会员专享plus版仅委曲跨越1000万。

第二期除了“懂姐团”出镜揭晓看法,编剧团队焦点成员、六兽等人也纷纷下场举行点评,脱口秀总编剧小鹿则果然示意,《听姐说》的深度会差异于以往综艺。

事实证实,第二期内容简直给了观众一些信心,百度指数也泛起缓慢爬升,这种欲扬先抑,很容易令人遐想到不久前《缔造营2021》“上半集内娱完蛋、下半集宝藏各处”的故事线。

固然,从《听姐说》节目组后续和姐姐们相助加深、渐入佳境的显示来看,“养成系”脱口秀可能只是种种巧合的效果。

总的来说,虽然首期遭遇滑铁卢,但《听姐说》的表达野心依旧存在,能否翻盘还需进一步张望。

《听姐说》背后:芒果和单立人的焦虑

芒果超媒此前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20年终芒果tv有用会员数达3613万,较2019年终增进96.68%,讲述期内,会员收入预计达32.54亿元,同比增进92%。

差异于隔邻三大平台日渐迟缓的会员增速,芒果去年凭《姐姐》《下一站是幸福》等爆款综艺、剧集突围,会员数和收入双双靠近翻倍增进,尽快跻身第一梯队又多了一分希望。

《听姐说》项目最早泛起在芒果2020年10月下旬的招商名单中。从片单来看,芒果tv也并未试图让《听姐说》并肩《姐姐》,而是视为《妻子的浪漫旅行》《女儿们的恋爱》的同类,让它在芒果新一年女性垂类综艺中饰演创新气力。

很快,去年底芒果tv人力资源中央最先招募《听姐说》项目组实习生。与同时期的《姐姐》《说唱听我的》《名侦探学院》等综艺的实习招聘差异,《听姐说》项目组并未注明详细的实习时代,仅透露时长至少3个月,能够实习至2021年6月者优先。

由此或以看出,作为一档网综,《听姐说》原本预计的上线日期存在一定的能动性,详细时机同《姐姐》第二季的回响慎密相关。

无论是招商所透露的项目优先级,照样节目组设计的事情周期,都反映出一个似乎越来越清晰的事实:《听姐说》原本或许只是一项“试验品”,但由于《姐姐》第二季显示不及预期,故而急遽上线,试图捉住“姐系综艺”剩下的盈利期

再看“姐系综艺”背后的推手芒果超媒,其股价从今年1月22日最高点(93.01元)险些一起跌至3月24日(54.55元),已跌破去年上半年《姐姐》开播前的股价水平,纵然在数据优越的业绩快报公布前后也没能强势反弹,直到最近才追随大盘有所回涨。因此做好优质内容输出是《听姐说》节目组唯一的选择,这也是芒果期望看到的效果。

在《听姐说》脱口秀内容中挑大梁的单立人笑剧也有自己的焦虑。

天眼查信息显示,单立人已近三年未举行融资,而头部脱口秀厂牌笑果文化自2016年以来先后8次获得投资,最近一次发生在上个月,腾讯关联公司入股笑果文化后持股比例约12.55%。

最近几年,脱口秀行业在笑果文化出品的明星综艺、明星艺人的推动下逐渐成为新风口,身处热门行业之中的单立人,公司快速生长、人才积累、开拓事业疆土,四处需要壮大的资金流支持。

顺应行业趋势,单立人从线下走到了线上,包罗让旗下艺人一再在综艺中露面,例如小鹿泛起在《奇葩说》第七季、周奇墨泛起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最先复刻笑果的明星化蹊径。同时,单立人也以相助方的形式为一些平台、节目提供脱口秀演出相关的专业支持,如《听姐说》。

和笑果文化逐渐驾轻就熟差异,以往重心放在线下的单立人,单扛综艺首秀照样有些水土不平,包罗其线上脱口秀播客节目《一言不合》最近也泛起无法准时更新的情形。

而在综艺方面,不管是小鹿在《奇葩说》中另类的争执气概,照样周奇墨在《脱口秀大会》中的段子,都随同着不少的争议。

不外,正如好段子是打磨出来的一样,随着芒果团队、单立人、参赛姐姐们的相互磨合与领会,履历了前期的试错阶段,《听姐说》或许能厚积薄发,给观众出现意外之喜。